洞见 | 以创新激发旅游发展新动能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3      浏览量:0
近年来,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经济发展的速

近年来,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经济发展的速度、动力、结构和环境发生显著变化:经济增长从高速转向中高速;依靠低要素成本驱动的经济发展方式难以为继;经济增长从投资和出口主导转向消费、投资、出口共同拉动。面对新的发展形势,中央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并将创新置于首位。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双创”、《中国制造2025》等进入深化实施阶段,《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业已出台,各级政府、各行各业、各类企业积极努力,不断探索。世界经济论坛中国理事会2016年发布的《中国创新生态系统》报告显示,尽管中国的创新政策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有不足。未来,中国需要从吸收其它国家的知识、技术和最佳实践并将其本土化的“海绵式创新”向自主创新转变。

就我国旅游发展而言,目前正处在发展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过去30多年,中国旅游发展成就举世瞩目:旅游人次、收入等增速显著高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普遍高于其他主要服务性消费的增长速度,显著高于全球旅游的平均增速,也显著高于世界各旅游发达国家的增速。这些“高于”的背后,其核心驱动力经历了两个阶段的变化,并即将步入第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开放为核心驱动。这里的“开放”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向境外游客开放目的地,让港澳台民众了解中国内地的发展,向外国游客揭开神秘中国的面纱,这种开放不仅实现了入境旅游市场的自身发展,也促进了旅游供给体系的快速建立;二是向各类资本开放旅游产业,从1984年第一家外资饭店到1998年第一家外商投资旅行社,旅游成为吸引FDI的重要领域;在“五个一起上”战略的推动下,其他各类资本也纷纷进入各个细分行业。这种对内对外的“开放红利”使中国成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国家,跻身世界旅游舞台。

第二阶段是以消费为核心驱动。从1995年的双休日到1998年的长假期制度以及后来的115天公共假日,从20世纪80年代的港澳游到90年代初的“新马泰”,从1997年的公民自费出国旅游再到2015年出境旅游突破1.2亿人次,中国人旺盛的旅游消费不仅推动了国内旅游的发展,也成为改变国际旅游格局的重要力量。这种对内和对外的“消费红利”使中国以重要目的地国和重要客源国的双重身份成为世界旅游舞台的主角。如果说“开放红利”和“消费红利”为中国旅游奠定了数量和规模的基础,那么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中国旅游发展的驱动就必须转到创新上来,藉此提升效率和品质。这里所说的创新,不仅包括了企业层面的产品/服务创新、管理创新、流程创新、技术创新、营销创新,也包括行业层面的竞争创新、结构创新,还包括政府层面的制度创新、政策创新、治理创新以及上述所有创新的组合、集成与协同。

未来,不仅要通过创新提高传统生产要素的效率,更重要的是,通过技术、制度、管理、商业模式等方面创新,引导创新要素和传统要素形成新组合,为旅游持续发展提供不竭的内生动力。世界多国经验证明,制度和政策决定着整个国家创新体系中人、财、物力的投入、流向、使用效率和创新效果。即使是强调自由竞争、市场化程度很高的国家,也高度重视政府在推动创新方面的积极作用。对于当下的中国旅游业来说,至少有如下方面工作可做:研究制定中国旅游创新发展战略;建立国家级旅游创新平台和高层次创新决策咨询机制;对全国旅游业创新现状、企业创新面临的问题、激励创新的相关政策进行系统研究;研究中国旅游业创新最佳范例;鼓励企业构建创新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