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不应成为春节农村唯一娱乐活动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5      浏览量:0
自从我上初中以来,便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那么

自从我上初中以来,便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那么期待过年了,唯一的原因就是,现如今农村过年早已没有了小时候的年味儿,今年回家依旧如此。现在有意义的娱乐活动也甚少,反而斗地主、打麻将、滚地龙之类的娱乐方式大行其道,这种具有赌博性质的娱乐方式实在令人担忧。

“赌博”成了现今中国大地上部分农村过年期间的唯一娱乐方式已经不是新鲜事了,究其原因,可以从不同主体上来分析。

不能不先谈谈农村赌博的主体——农民。春节,是中国最大最隆重的农历节日,这个时候外出务工的农民工都会回家,经过了一年的辛苦,兢兢业业工作的农民工拿到了不少工资,也终于有了过年这么几天的时间来休息、调整,以便开年后继续奔波。而且,随着农村服务体系的完善和农业技术的提高,农业生产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在家务农的农民的劳动效率大大提高,农村不是工厂,不会有资本家前来夺取和剥削他们的剩余价值,这给予了农民极大的金钱自由和时间自由。

这种自由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农民们习以为常的赌博时间,在春节期间格外明显。虽然部分农村开设了农村书屋,但是没有太大的效果,这其中所遇到的最大阻力是农民本身自我意识的狭隘性、金钱第一性和书籍的有限性。

在很多农民的意识里,有着一夜暴富的想法,他们利用自己的余钱,参与到各种能够不费力的挣钱活动中,参与的数额也有多有少,很多时候,开展赌博活动的场地就在农村村寨里面,这样,抓赌的人员你奈何得了?参加赌博的人员大都是当地农民,在赌博的过程中输了很多钱,实质上是以借高利贷的方式或者其他方式进行赌注的打欠条,但是在口中所呈现的却是以生活所需名义而打欠条的金钱,这让抓赌人员难以取证,即使取了证,赌博的标准又是如何?

不发达地区的乡镇的警力怎么都说都是匮乏的,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建设和法制建设都集中在城市地区,农村地区成为了薄弱点,也成为了现在聚焦的地区。在农村,建立以辅助乡镇警力的农村治保会、治安联队、治安大队等协助性组织早已名存实亡。

再一个而言,乡镇警力的经费收入是一个莫大的问题,正好,抓赌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他们创收的一个重要途径,这样难以有动力对赌博的土壤进行翻新。既然赌博之风在农村已经有了坚实的土壤,这必然已经成为了农民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倘若你乡镇警力在大过年期间进行打击,不免会被冠以扰民之嫌。

在许久以前,农村赌博的原因和农村不赌博的原因都可究其为钱,赌博的后果轻则吵架,严重则“动刀动枪”、家庭破散,农民已经过上了物质上的小康生活,现在缺的是积极健康的精神生活。

农村娱乐休闲场所的建设,灰黑势力的打击,基层政权基础的进一步巩固、发展等都已经成为了政府现在额待解决的问题,在农民平时闲暇时间之余,农村娱乐场所和农村书屋更是成为了打击赌博的有力“武器”。而过年时分组织的群体娱乐活动是抗击赌博的最佳“刀刃”,抗击赌博不代表着要强力消灭赌博,这种行为活动的存在有着它的合理性,更多时候我们要做和能做的只是削弱它存在的能力,丰富农民的娱乐方式。(本文系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